组织部来的教育局长

周睿        编辑:周睿        2019-06-21

本报记者 倪秀

2017年8月29日,龚飞被任命为井研县教育局局长。

他当过记者、当过乡党委书记、还当过县政府办主任,他做过组织工作、管过移民工作,却从未管过教育。进入教育系统,并执掌一方教育,对龚飞的职业生涯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

“来教育系统,我是新手,但我认为决定教育走向最主要的因素是‘人’,组织部的工作经历恰好能反哺这个工作。”龚飞的工作经历中,在县委组织部和县政府办公室任职时间最长。从进入教育系统到今天,不足两年的时间,龚飞带领井研教育系统做了很多“大事”:绩效工资改革、教师干部提拔和交流、校点布局调整……这些事情,龚飞并不认为是自己新官上任的“三把火”,他只是在围绕教育中关键的“人”在做文章。

1.1.jpg

从最难啃的骨头入手

2017年12月,龚飞履新不足4个月,一场绩效工资的改革在井研县教育系统全域推开。

事前,教育局经过反复调研、座谈、外出考察学习,修订了义务教育学校绩效考核办法,确定了“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客观公正,科学规范”的基本原则,对学校实行分类考核,同类评比,差异分配,确定校际级差为15%。学校则须严格按照教育局确定的基本原则,彻底打破大锅饭,全面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

但改革总是不易,何况绩效改革这种动及教师“票子”的事情。

研城小学第一次关于绩效改革的全体会议,反对率就达到了90%。为什么反对?哪些地方老师们觉得不合理?改革方案试行就遭遇这样的反对率,龚飞没有想到,但也没有退却。

教育局迅速成立了一个联合调查组,由县纪委、县委组织部、县教育局三家单位的11名人员组成。调查组入驻研城小学,面向全校教师、干部了解情况。

“动绩效工资,就像割老师的‘肉’,老师们当然会非常关心和谨慎。”漆革文是井研县教育局人事股股长,当时他就是联合调查组的一员。据他介绍,在充分调研整理后,他们发现老师的诉求集中在两方面。一方面,改革方案中对学校行政的行政管理工作从工作量上予以了认可,在绩效工资分配时给予了一定考虑,而上级文件中则没有这一项,所以,老师们颇有微词。而另一方面,则是老师们认为一些经费开支,不应该从奖励性绩效工资里支出,例如因教师病(产)假请代课教师产生的费用等。

摸清了情况,县教育局在老师合理的建议下修改了绩效方案,最终实现了全票通过。

“研城小学是我们的百年老校,更是龙头学校,所以作用很关键。”以联合调查组进驻学校的方式去平息一场改革中的阵痛,看起来似乎很强硬。龚飞说,但当时是井研县教育系统绩效改革的关键时刻,研城小学的方案通过后,对县内全域铺开此项改革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区域的绩效改革也实现了平稳顺利推进。

而为了让研城小学后续相关工作更好地开展,龚飞对研城小学的领导班子和部分老师进行了岗位调整。如今,由漆革文兼任该校校长。

“以前我们的绩效方案,平均主义的色彩比较浓,现在较好地实现了多劳多得、优绩优酬。”漆革文介绍,新的绩效工资方案实行2年多来,研城小学老师们的工作热情被激发了。以2018年为例,该校教师平均绩效工资为8000元左右,但最高的能有13000元左右,最低的只有5000元左右。但因为方案是大家商议下制订的,老师们心服口服。

“改革虽有阵痛,但如今看来效果很好。”龚飞发现,学校老师现在的工作热情很高,以前到了放学时间,大多数老师就赶紧离开校园,现在很多都愿意留下来义务辅导学生。而学校的干部压力也增加了很多,干部们以前觉得不出问题就好,现在都怕落后,都想往前赶。

把关键的人调动起来

龚飞任教育局长以来,有这样一组数据:2017年秋季至今,调整学校干部359人次,其中,免职84人、提拔185人、交流90人。这组数据,创了井研教育系统干部调整的多年之最。

“有的干部思想僵化,有的教师教学如一潭死水,造成事业裹足不前。”这是龚飞来到教育系统后看到的现状,如何打破这种僵局?龚飞有通盘的考虑。绩效改革,只是迈出的第一步。他希望,最终能建立起三个长效机制,一是坚持调整干部促活力;二是通过科学监管促干劲,例如完善督察机制、惩戒机制和激励机制;三是通过全员培训促提升。

“我希望给真正干实事的人更大的成长和发展空间。”龚飞说,他希望被调整的每个人,都能看到付出就能被认可,也更要看到这是基于整个教育系统的排兵布阵,要看到未来的空间和发展。

在被提拔的这185人中,很多人与龚飞都还没见过面,也不认识。他靠什么标准来提拔干部?“我查看近5年来各学校到班、到师的综合评价成绩,提拔导向主要看质量,然后是民主测评。”龚飞谈到,自己对教育系统的人不熟悉,提拔干部完全靠数据和标准说话,在这185人中,有16个乡镇学校教导处主任就因为成绩突出,被提拔为副校长。

在评优评先方面,综合评价的成绩仍然是第一参考标准。只是在校长评优方面,龚飞取消了以前提出的“前三年评了优秀的通通不参与现年的评优”。在他看来,只要能力和指标过硬,可以继续评优,不需要论资排辈,更不会讲关系和搞特殊待遇。

与激励机制并行的,还有惩戒措施。每年学校教学质量综合考核排名靠后的学校,教育局要集体约谈校领导班子,而如果连续两年在后两名,学校的整个领导班子将被重组。

在这一系列的提拔、免职和交流中,虽然涉及面广,但却没有一例信访和负面投诉。组织部工作的经历让龚飞坚持做到了“将心比心”。“这可能是我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地方。”

龚飞举例到,如果要让离县城12公里的研经中学副校长去交流,他只可能被安排到县城12公里以内的范围。无论是老师的调动还是校长的交流,全是由远及近,逐步朝城里调动。提拔的必须去边远地方锻炼。另外就是同等规模的学校交流,小规模学校到中等规模学校,中等规模学校到大规模学校。

“教师都是知识分子,教了一辈子书,就最怕说自己教书教得不好。”龚飞认为,这一系列的措施让整个教育系统的老师和干部绷紧了弦,干事创业的劲被提起来了。

2018年,井研县还开创了乐山市的一个先河:每年对教师进行全员培训。当年井研县分了8期,对全县的教师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师德师风等培训。每一期耗时2天半,历时一个多月终于做完了一次全员培训,而这是近30年以来,井研教育系统的第一次全员培训。今年,为了提高效率,井研县利用一个周末的两天,对全县2500多名教师进行核心素养的培训。这次培训,教师如果有事情需要请假,须经龚飞批准,这次培训全县只有34名教师因为特殊原因请假。

“两轮全员培训,教师的意识和能力得到整体提升,整个系统也被激活了。”龚飞回忆,自己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时,有领导谈到教育系统里迟到早退的现象很严重。但现在他能理直气壮地拍着胸脯说:“任何时候去任何一所学校看,老师们都非常敬业。”

把重要的力量聚集起来

2018年6月15日,龚飞任教育局长还未满一年,井研县教育局向井研县人民政府递交了一份长达1万多字的工作请示。这一次,龚飞带领大家做的,是一个更大范围内的“人”的工作。

在这份《井研县教育局关于整合县域内初中学校及四合乡里仁教学点的请示》中,除了要将只有19人的四合乡里仁教学点整合到所属中心校外,更重要的是,提出了一个5年计划,对全县27所初中学校进行整合,逐步将农村小规模初中收缩至片区集镇所在地,建成规模型寄宿制初中。

工作请示中,有对所有整合学校的调研报告,有具体整合方案,有生源状况测算情况,还有整合校点的政策依据和合法性论证意见,完备而充分。最终,井研县人民政府同意了这个请示,并成立了整合工作领导小组,由县政府分管副县长任组长。

校点的整合涉及区域广,波及群众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前期充分调研后,整合工作领导小组分片区开展宣讲,并走村入户与家长、学生、老师等当面沟通。全县乡镇5个片区的5场宣讲中,龚飞自己就去讲了3次。最终,全县调研和问卷统计,97%的人同意整合。

2018年7月到2020年8月,是试点整合阶段。研经片区的高凤乡初级中学校、新兴九年制学校初中部就被整体整合至研经镇初级中学校。在合并前,所有被整合的学校都召开学生家长会征求意见,并带着书面告知书进村入户进行调研。以高凤初中为例,调研下来的同意率是98%。

“以前办学因为公用经费按学生数拨款,办学捉襟见肘,同时师资配置也受学生数影响,很艰难。现在一合并,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研经镇初级中学校校长张国东告诉记者,整合前,学校只有222名学生,去年,高凤初中合并过来了120名学生,新兴学校合并过来了60多人。而按照规划,2020年8月底,东林初中还会合并过来,大概会再增加200名学生左右。这样一来,学校的规模就比较可观。

整合校点,最关键的是学生入学带来距离的问题。整合后,离学校最远的学生上学路程大概有15公里,而这段路程没有乡镇公交或者是客运班车覆盖,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就此问题,县政府办召集交通、教育等相关部门专题研究,开通了相应区域的临时直达班车。对于家庭困难的学生,还实行车费补贴制度,由学校来统筹安排。对于家庭经济困难的寄宿制学生,每学期补贴625元,补贴覆盖面达55%。

“每周五放学,班车直接进校接孩子,送到定点的地方交给家长,每周日下午,又沿途接孩子到学校。”龚飞说,整个整合过程中,对学生的考虑都是放在第一位的。整合后开学第一天,学校便开放校园,让所有学生、家长都走进校园,亲身感受学校的就餐、住宿等条件。

被整合掉的学校教师何去何从也是问题。“不能让老师有失落感,要充分为他们考虑。”这是龚飞坚持的基本原则。

“整个过程都是商量着办的,双向都有考虑。”陈勇刚是原来高凤初中的教导处主任,整合过来后就被提拔为研经镇初级中学校副校长。据他介绍,整合前高凤初中一共有16名教师,在整个工作安排中,教育局都会征求老师们的意见。比如有4名教师因为家在当地就申请留下,所以现在被安排在就近的小学。而另外的老师有的提拔到别的地方当校长,有的去了县城学校当老师,整个过程中没有产生不愉快。

合并一年多来,研经镇初级中学校发生了很多变化,张国东说:“完全超过了我的预想。”学生寄宿不用每天奔波,学生状态和行为习惯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各科教师也配齐配足了,教研活动搞得有声有色,教育教学质量显著提升。如今的他再不担忧办学经费了,最近,县里又规划了500万元到学校,修建校舍,为下一步东林初中的合并做好准备。

如此力度的校点整合,极考手艺,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龚飞说,他调研发现全县27所初中校中,学生人数少于200人的有16所,其中少于100人的有8所。一方面,学生规模小让学校经费运转困难,教研活动和教师培训很难开展。另一方面,井研县是劳务输出大县,留守儿童数量大,孩子家庭教育缺乏,教育教学的质量就更难上去了。因此,校点整合势在必行,把师资、经费这些重要的力量都聚集起来,为孩子们提供更优质的教育,这些山里的孩子才有可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1.2.jpg

在龚飞这位教育局长的带领下,井研教育发生了实实在在的变化。

【记者手记】

一位“外行局长”的教育视角

日前,我前往乐山采访,从乐山市到犍为县再到井研县,走一路,龚飞的名字就被提一路,井研教育的变化也被赞一路。我很好奇,这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局长。

“我就是个农村娃,皮肤黑,个不高,能有今天全靠教育。”初见龚飞,他用“其貌不扬”形容自己,同时他也认为自己算一个“外行局长”。

“我是外行局长,但更能跳出教育看教育。”龚飞对教育有着自己的视角:我就是站在学生和家长的角度看教育,或者因为在县委、县政府工作的经历,我是站在县委、县政府的角度来看教育。

基于这样的视角,再去回顾他所做的井研教育“人”的工作。不得不说是有智慧和有情怀的,同时,也是极富个人色彩的。很多工作的方式方法,都带有浓浓的“龚飞烙印”。

但也正是在这样一个教育“新手”的带领下,井研教育的变化实实在在发生了:2018年,井研县教育局在全市教育系统目标考核中获得第一名,这创了近30年来的最好成绩。

龚飞觉得,在他经历的所有岗位中,当教育局长是最累的,但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位理想的教育局长,应该是有情怀、有思想、有激情、有担当的。通过采访和交流,我不能确定龚飞就是一位理想的教育局长,但却能感受这位组织部来的教育局长正在以他的方式盘活一方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