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茂渊:爸爸的爱有力量

张文博        编辑:张文博        2019-06-14

“爸爸的爱很长,我要用很多很多的日子,去量一量;爸爸的爱很宽,我从东跑到西,也看不到边;爸爸的爱很高,我踩在上面,伸手就能摸到天上的云;爸爸的爱很大,可以装下所有东西,还有我的幸福和悲伤。爸爸的爱,有力量。”教师出身的李茂渊通过原创绘本《爸爸的爱很大》,分享了自己对于“父亲”角色的认识与思考。

父亲的价值观是孩子的“基准线”

有时,爷爷带着孙子在前面走,李茂渊在后面看,仿佛父亲当年带自己的感觉。“是不是父亲带孙子时,把孙子当成当年的我?”他忍不住猜测。

男性不善表达,在与父亲、儿子交流的过程中,李茂渊一直在思考用什么方式和父辈表达,用什么方式和孩子交流。他发现,在带儿子时,有意无意会将父亲教育自己的东西传递给儿子,而这种对于父亲的认同,就是和父亲的无形交流。

李茂渊以和儿子神似的小眼镜猴为主角,创作了一套绘本,通过4个温情的故事,展现父性视角的爱,每个故事都蕴含着李茂渊想向儿子传递的“三观”。在故事《不痛》里,无论小眼镜猴爬树被小刺划破手,还是学习捕食时腿猛地撞到树干上,眼镜猴爸爸都沉着地说:“没关系,小男子汉,不痛!”这句话被小眼镜猴默默地记在心里,成为它面对挫折、困难时的力量。当朋友受伤时,小眼镜猴冷静地为朋友找来药,安慰它:“没关系,小男子汉,不痛!”

“父亲的行为、选择和价值观,是儿子衡量世界的‘基准线’。”李茂渊认为,父亲角色对每个人的影响是很大的。培养孩子的方式千差万别,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法,但对子女来说,父亲是否明辨事理,直接影响孩子的价值观,父亲的三观,也会影响孩子的品行。

给孩子“翅膀”,让他自由体验

动画片《哆啦 A梦》里,静香要出嫁时,爸爸告诉她,从小到大,你给我太多太多的回忆,我非常满足。李茂渊深有感触,他认为,作为父亲,一定要花时间和孩子相处、倾听,并和他建立紧密的联系。因为工作关系,李茂渊周末没有时间陪孩子,但他坚持周一到周五接孩子上下学。

在教育儿子的过程中,李茂渊发现,父亲的爱和母亲的爱有所区别。“妈妈更务实,爸爸更务虚。有时候,爸爸要更坚决一些,让孩子自己出去闯,哪怕碰一鼻子灰回来,生活自然会教会他。”

李茂渊将这份“远”“大”的父爱,画进了故事《蝉之翼》中。眼镜猴爸爸小时候,捡到一对漂亮的蝉翼,插到自己身上,飞过雪山、大海、草原,去寻找什么是“快乐”。后来,它将蝉翼送给儿子,让它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快乐”。李茂渊打趣道,如果是眼镜猴妈妈,可能会给孩子规划好路线,嘱咐它带好食物、雨伞、外套,调查前面的森林是否危险,做一份详细的出行攻略。“身为爸爸,只考虑翅膀安不安全的问题,剩下的希望孩子自己去体验。”

生活中,他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无论孩子有什么想法,他从不轻易否定,都鼓励孩子“试一试”,他的唯一原则是“安全”。一次,儿子班上搞活动,要求表演四川特色,儿子回家兴高采烈地说,他想演川剧吐火,“嘴巴里含一点面粉,在嘴前点燃打火机,就能吐火。”李茂渊立即阻止了。

在陪伴中,引导孩子自己去寻找

李茂渊认为和儿子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很重要,无论什么爱好,都是“有话聊”的前提。比如,和儿子共同学一样乐器,就可以邀请他:“来,和爸爸合奏一曲。”父子间有了可以聊的话题,才更容易将心中的情感表达出来。他呼吁所有爸爸:“如果你有感兴趣的事情,一定要叫上孩子一起做,既能增进父子感情,又能传递给孩子美好的品质。”

小时候,李茂渊喜欢蹲在一旁看爸爸画图,他觉得爸爸用的铅笔真漂亮,慢慢地,他开始好奇:“我能用铅笔画点什么?”其实,爸爸不会画画,他用铅笔画的是横平竖直的机械制图,但童年的那支铅笔,却是引领李茂渊走向美术生涯的“一粒火种”。

“我可以告诉孩子我的体验,但不能用我的体会告诉孩子事物的好与坏。喜欢和热爱的东西,要由他自己去追求。”李茂渊认为,很多父亲喜欢替孩子“妥善规划”,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父亲的引领作用”。在故事《蝉之翼》中,小眼镜猴就是爸爸一直寻找的“快乐”,但小眼镜猴要出发去找的“快乐”,一定是和爸爸不一样的。“爸爸把铅笔和翅膀摆在你眼前,你可以拿画笔画出你想要的东西,也可以用翅膀去寻找你自己的快乐。”李茂渊说。

这样的引领在陪伴中产生。无论喜欢篮球、足球,还是绘画、钢琴,并不是让孩子和你拥有一样的兴趣,而是在“一起干点什么”中,与孩子分享“热爱”和“专注”的美好。李茂渊认为,孩子是天生的观察家,他会在亲子体验中感受到某些向上的东西,继而内化成为他自己的品质。“当精神氛围被孩子感受到,具体方法就变得不重要了,路终究是要孩子自己走的。”

(记者 向颖)

微信图片_2019061416152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