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天文:在孩子心里种下创新的种子

周睿        编辑:周睿        2019-05-14

本报记者 郭路路

从事科创教育14年,舒天文和他指导的老师、学生获得了很多奖项,市级、省级,乃至全国一等奖都有。斩获奖项的同时,舒天文对科创工作的认识也在逐步加深,他越来越意识到,科技创新是朴实的教育,应该扎根生活,也是普适性的教育,需要面对大众。“少数人做就失去了科创的本质。”舒天文这样认为。

不过,先让时间回到2005年,那时候,舒天文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学教师,对科技创新一无所知。一天下午,他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校长递给他一把雨伞,说:“你去想个办法,让这把伞不被风吹翻。”一头雾水的舒天文并不知道,就是这把雨伞,像《哈利·波特》中的门钥匙一样,一下子把他拉进了科创教育的门里。他在这条路上一路琢磨、研究,把“兼职”做出了大名堂。

3.png

一把伞开了个好头

拿着校长递过来的伞,“硬着头皮上”,舒天文和学生一起开始研究。没想到学生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七嘴八舌地提出了好几种方案,舒天文让学生分组实验。没过几天,学生的实验还没出结果,家长的抱怨先来了:“家里已经没有可用的伞了,都被孩子给搞坏了。”还好,这些伞没有白被“折腾”,最后,舒天文带领学生设计出了一个防风方案:把3根钓鱼线编成一股绳子,用绳子把伞的边缘和骨架固定起来,借绳子的承受力来应对风的吹力。这个方案最终获得了第21届四川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三等奖。

刚接到这个任务时,舒天文心里还有点打鼓,觉得科创工作“高大上”,但第一次参赛就获奖的经历给了他信心,“科创也没那么难。”一开始,舒天文跟着一位老教师何平均学习做科创项目,学校每年都会布置一些研究课题,但舒天文觉得“命题作文”与科技创新的精神不符,科创需要学生自己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于是,他有意识地引导学生观察生活,和学生一起讨论、论证、确定科研课题。他自己也积极参加各类比赛,在比赛中向同行观摩、学习。“前期特别艰难,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单单是课题报告的文字格式都调了很多遍。”但是,凭着好学的态度和钻研的精神,舒天文很快成长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研究后,舒天文就发现了自己第一个科创项目的问题:绳子的承受力有限,而且收伞很麻烦。如何解决呢?农村的瓦房触发了舒天文的灵感。房顶上的瓦片层层叠叠,瓦片间有充分的缝隙,让气流有充足的空间通过。舒天文带着学生拆开两把废旧的伞,把伞布剪开,再重叠着缝起来,这样伞布就像女孩子的蛋糕裙一样,既可以让风顺着多层缝隙溜走,伞布不致于一下子被吹起来,也不会阻碍雨水留下,使用效果特别好。

为什么校长会选择他来承担科创工作?舒天文自我剖析:“可能一是因为我年轻,二是我曾教过化学。”不过,或许校长和舒天文都没预料到,他的刻苦和钻研会那么适合科创教育,短期内就取得了显著成绩。2009年,在第24届四川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中,舒天文表现突出,被评为全省“十佳”科技教师,30岁的他是其中最年轻的。

QQ图片20190514154800.png

舒天文参加省级科技创新大赛接受专家问辩

2014年,一个学生在别人家做客的时候,看到了一盆含羞草,学生好奇碰了碰,含羞草的叶子立刻闭合,学生以为自己把含羞草碰坏了,特别紧张,直到含羞草把叶子重新张开。学生把这段经历讲给舒天文听,舒天文立刻想到:“含羞草敏感的特征可不可以为我所用?”

刚好,当时富顺的环境问题比较严重,学校也十分重视环境教育,舒天文就想利用含羞草来监测环境对植物生长的影响,也可以借此培养学生的环保意识。在做研究的过程中,舒天文遇到了知识瓶颈,关于植物、土壤的相关知识,他都比较欠缺,他就四处请教专家,包括淘宝店主都被他咨询过。带领学生仔细观察记录了将近3个月后,他指导学生将观察结果写成了一篇研究报告《环境因素对含羞草触觉灵敏度影响的研究》,获得了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这也是自贡市中小学(幼儿园)参加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30年以来,获得的第一个科技创新竞赛项目一等奖。

“科创老师就像一个‘苦行僧’”

优秀成绩背后,是舒天文不计成本的付出。

就在第27届四川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前夕,舒天文接到了一个老朋友的电话,老朋友告诉舒天文,他已经不再从事科技创新的辅导工作了,原因只有一个:费力不讨好。“有成绩的时候,荣誉是学生的,成绩不好时,领导还要责问,在评优晋级的时候,这也不是加分点,还不如专心把自己的学科教学搞好。不信你看,现在还有哪些人在坚持?”

舒天文回头一想,县内、市内的科技辅导教师换了一茬又一茬,他居然成了全市坚持时间最长的一批。作为一个数学教师,科创工作只是舒天文的“兼职”,但他却为了这份“兼职”牺牲了很多。为了学生开展研究,他不知道有多少次自费购买器材,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周末和节假日都在指导学生,更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为了一个创意而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甚至因此养成了一个坏习惯——每天晚上都要12点以后才能入睡。

妻子因此常常埋怨:“我嫁给了你,而你却嫁给了工作。”周末,女儿在外玩耍,邻居时常逗她:“孩子,你爸爸周末都不带你玩,他不要你吗?”女儿回答:“才不是呢,我爸爸带哥哥姐姐修伞去了,我爸爸养蚯蚓去了,我爸爸去沱江河边捞垃圾去了……”妻子的抱怨,旁人的不理解,让舒天文陷入了迷茫:是不是我也应该功成身退了?

不久后,在一场省级比赛中,舒天文碰到了荣县中学的邱宇文老师,60岁的他带着自己的作品最后一次参加比赛,舒天文问邱老师:“马上就退休了,您怎么还参加比赛呀?”邱老师看了他一眼,平淡地说:“这和退不退休有什么关系呢?科技创新对学生成长有用,我就会一直坚持下去。”这句话如当头棒喝,驱散了舒天文的迷茫,让他决心在科创路上继续坚持下去。

QQ图片20190514154539.png

舒天文指导学生开展科创小课题研究

除了吃苦受累,做科创教育还要经得起旁人的冷嘲热讽。科创工作很多时候得利用学生的周末时间,而有些家长更希望学生去上培训班,对科创工作不太支持,每次舒天文要给家长说很多好话。而且不是每个课题都能出成果,很多课题做了多次尝试,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收获不大。舒天文就宽慰自己:“回头看都是种积累。”

“科创老师就像一个‘苦行僧’,在没有取得真经之前,要经受得起外界的打击。”舒天文说。

对科创工作,舒天文无愧于心。对家庭,他却只能说抱歉,“我做得不专业。我爱人支持很大。她口头上抱怨,行动上支持。我就对她讲,军功章有你的一大半,我的一小半。”

“更多地站在幕后”

从2006年开始,舒天文创办了华英实验学校科创社团——少儿环境科学院,他因此被戏称为“院长”,每年选拔60个对科技创新有兴趣的孩子,每周六上两堂科创课,培养科创骨干。后来,他又在学校先后策划了8届校园科技节,设计了多种全员参与、趣味丰富的科技活动,比如折纸飞机、图书循环、校服接力等互动,让所有学生都感受到科学的氛围。

舒天文说:“做科创重要的不是让孩子们去获奖,而是让他们在心里种下一颗叫创新的种子。无论孩子能否成为一个科学家,创造、发明、研究的思维能力都会对他的工作有帮助。用战略眼光看,对国家、民族的发展也十分有益。”

推广科技创新,不仅需要学生广泛参与,科创师资也十分关键。这些年来,舒天文也一直在努力带动其他老师投身科技工作。

2012年,从原来晨光小学合并到华英实验学校的一位教师罗军毅,已经47岁了,舒天文和他谈起科技创新的事情,罗军毅连连摇头,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肯定不合适,你还是另选高明吧。”但舒天文不容拒绝,直接和他一起进行“自动空调罩”这个课题的研究,一起商讨制作原理和方法,一起改进创新、申报作品。在他的带动下,经过几年的努力,现在,罗军毅已经成为市县知名的科技辅导教师。就这样,以老带新,从裹挟到主动,用滚雪球的方式,舒天文在学校培养了60余名科技辅导教师,其中,绝大部分教师指导的作品获得过省级以上的奖励。“我现在更多地站在幕后,让更多老师站到台前。我指导的老师、学生获奖,我更高兴,更有成就感。”舒天文说。

QQ图片20190514155134.png

2018年,富顺县教育局成立了舒天文(科技创新)名师工作室。工作室有25名成员,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教师都有。作为领衔人,舒天文特意挑选一些年轻教师和科创“门外汉”做工作室成员。他表示:“拉成熟的老师进来,就算做出了成绩,也不能算是我的成果。”为了宣传科技创新教育,舒天文还先后送教到板桥、永年、东湖、代寺等多个学区,应邀到荣县、贡井开展科技创新专题讲座,宣讲的脚步甚至远到南充、松潘。舒天文说:“我不能保证能得多少一等奖、二等奖,但能保证科创的参与面在扩大。”

在2018年的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把创新教育贯穿教育活动全过程,倡导营造“处处是创造之地,天天是创造之时,人人是创造之人”的教育氛围。因此,在基础教育领域,我们需要更多的舒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