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导报微博

教育导报微信

定格,那些和孩子们一起走过的温暖记忆

■成都石室双楠实验学校 付强        2020-09-11
当前位置:首页 >家教

编者按

成长路上,我们会遇到很多老师,他们教会我们学习、成长、成熟,教给我们善良、勇气、力量。一个好老师会带给学生一个精彩的世界,他们是学生成长路上的航标灯、筑梦师和领路人,帮助每一个学生成为最好的自己。

教育,是一场美丽的相遇。这个教师节,一位在三尺讲台上辛勤耕耘了31年的老师,通过质朴、感性的笔触,记录下她的教育人生,记录下她和学生的故事。这些难忘的片断中,满满都是她与学生共同成长的幸福。

2.png

定格,那些和孩子们一起走过的温暖记忆

■成都石室双楠实验学校 付强

一转眼,我在三尺讲台上已经站了31年,迎来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有的学生现在也成了老师,有的学生已经记不得名字,但他们已然定格于我的记忆之中,化做一个个画面闪现眼前,不经意中温暖着内心。

初见

亲爱的三年级4班小“朋友”们:

带着对上一届学生的一些些眷念,我来到三年级4班,担任你们的数学老师兼副班主任。当你们看到我时,眼里有惊奇、有欣喜、有茫然……习惯与大孩子相处的我也有些忐忑,能尽快地适应吗?我和你们。

第一次上完课下来竟然出汗了。你们真的太能闹了,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想法。第一次心情如此沉重,是我的知识讲授不能吸引你们?还是你们对我的课堂组织手段免疫?

第一次你们中有的同学作业是大大的“重做”两字。“为什么答案全对还要重做?”“我只是没按格式写过程而已嘛。”“为什么格式对了也要重做啊?就因为字比较难看吗?”是的,在这一点上付老师从来不留余地。第一次你们知道了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承担责任,比如作业要每天改错,没有完成当天学习任务的就得到老师那儿补上。

第一次学科竞赛成绩下来,班主任老师说:“这个成绩我已经很满意了。”可我还有一点小小的遗憾,咱们班还有5个同学暂时没有跟上来,大家还得更加努力。

第一次家长开放日的数学课你们表现如此惊艳,思维活跃,辩论激烈,40分钟的课堂交织着欲言又止、喜悦、着急、释然、顿悟、跃跃欲试等情绪。爸爸妈妈们说,没想到孩子们这么有思想。

还记得有一个孩子课间老是做同一个动作,我觉得奇怪,问他原因,他毫不迟疑地用他刚吃完饭的小油嘴巴贴着我的耳朵告诉我他的小秘密;一个孩子因为作业本放在老师办公室了,回家作业时没有规定的本子,非要打电话得到我的同意后方才用新的本子代替。第二天,我看到他那个新本子上工工整整地写着“临时本”;还有一个孩子因为上课玩东西被我狠狠批评了,一下课却又高兴地扑上来搂着我的腰……太多太多的心动瞬间定格在我脑海里,亲爱的孩子们,我突然发现自己从你们身上得到许多的快乐和感动!

作为数学老师,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够让你们体会到数学的好玩,数学的快乐。我不企盼每个学生都成为数学家,但如果通过我的教学,能使你们有一种在生活中应用数学去思维的习惯,那将是我最大的成功。

勇气

那天,听一位年轻老师的数学课。课讲完了,老师问学生:“听懂了吗?”“听懂了!”学生齐声回答。“还有谁不懂请举手。”全班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举手。这看上去似乎没什么不妥,我们每节课后也都是这么问的。可是,这短暂的寂静中隐藏了诸多问号:孩子们真的都听懂了吗?为什么他们可以自信地说“听懂了”,却没有勇气说“我不懂”呢?

其实老师的问是一种惯性,学生的答也成了一种惯性。想想我们平时是怎么对待提问题的学生的?一个女孩在家做作业时被妈妈要求问老师自己出错的题目,她怯怯地来到办公室,小声地重复了问题,老师很耐心地又讲了一遍,最后对这个女孩说:“以后要注意听讲。”女孩走了,可能老师还暗暗为自己的耐心自得,可她知道那个女孩在想什么吗?女孩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可能就被一句“以后要专心听讲”吓回去了,下一次的勇气也许要等待很久,或者她从此就加入“听懂了”的行列。这样的场景其实很多,比如心情郁闷时面对学生的问题,比如工作繁忙无暇顾及时怎样处理学生的疑惑,比如公开课上突然遭遇学生的质疑……想想真是后怕啊,老师不经意间的一些细节就可能扼杀孩子提问的勇气、质疑的勇气和表达的勇气。

青青(化名)是个爱动脑筋,也很要强的女孩。在第三单元测试之前,她对我说:“付老师,我好想得100分,可每次都差一点点。”说真的,我也特别希望她拿到100分。卷子里有一道判断题“只有1和本身两个因数的数叫质数”,她画了一“×”,并在下面用很小的字注明:如果是小数呢?分数呢?负数呢?没说清楚。看到这儿,我不禁笑了,多可爱的孩子呀,思维非常严密呢。可是这句话确实是对的,因为因数和质数定义的前提是在非零自然数范围内。我真不想扣她的分,要知道除了这一题她可是全对,于是我在她的“批语”旁批注一句:思维方式无疑是正确的,你再想想质数定义的前提呢?卷面上的99分,红得挺遗憾。发下卷子的第二天,她交给我一封信,信中很郑重地指出我的“错误”:付老师,我希望你在全班纠正一下,不然同学们会一直以为这句话是对的,如果考试就惨了。居然,青青不配合我的“演出”,还要给自己加戏呢!好吧,在数学课上,我很认真地接受她对我的“帮助”,首先表示了感谢,并通过全班的讨论再次明确了这个问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她很不好意思地笑:“对不起,付老师,是我错了。”“不”,我拍拍她的肩:“很高兴你的勇敢,而且你想办法去解决自己的不懂,我喜欢不懂就要说出来的态度!谢谢你!”话一说完,我看见孩子们笑靥如花。

所以,在课堂上,我经常对我的学生说,老师欣赏你的勇气!你提了一个很有价值的问题!谢谢你独到的见解!……因为我希望他们有勇气说,我还没听懂!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还有更好的方法!……在发展学生个性方面,老师更应该鼓励学生敢于质疑,敢于发表不同意见,敢于表现自我。

4.png

尊重

有人说,教育是爱的事业,是建立在尊重和宽容的基础上的一种“保护”,保护孩子的童真,保护孩子的自尊心,保护孩子的求知欲,保护孩子可爱的错误。

开学没多久,我明显发现小刚(化名)有些不对劲,尤其在数学课上表现特别“活跃”:时不时地偷袭一下同桌、不合时宜地“踊跃”发言、天书般的作业……看来不把他的“嚣张”气焰打击下去,我的数学课就别想安安生生上下去了。于是,上课时,一旦察觉到他的蠢蠢欲动,轻则点名,重则语言打击,或让他站着听课。前一个星期,小刚有所收敛,继而依然故我。苦口婆心地教育他吧,人倒是站在那儿,可他左顾右盼的眼神分明告诉我他压根儿就没听进去一个字。我和班主任都伤透了脑筋,只好“请家长”。家长来了,也一脸莫可奈何。一番交流,末了,家长欲言又止,欲说还休。原来小刚患有“抽动症”,很多时候他也想当个老师眼中的好孩子,可是……这天下午放学,我让小刚先别走,小刚脸色马上凝重起来。磨磨蹭蹭半天才踱到我面前。我和颜悦色地对他说:“小刚,老师遇到一个难题,想请你帮帮我,不过,这可能要耽误你一点时间,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他有点惊讶,也有点疑惑:“我还能帮你?”“这道题目有点难,老师虽然会做,但那是成年人的思维,要怎么才能让你们都懂呢?你能不能把你是怎么想的告诉老师?”他将信将疑地做起来。没想到,这次,他书写得出奇认真,过程也几乎正确,最后虽计算错了一个数据,但每一个步骤都贴心地进行了文字说明,这对小刚来说是从没有过的事。我感到意外的同时也有深深的惭愧,我不过是用了一个小伎俩“骗取”他的关注,可我给予他更多的信任了吗?我表现了一个教师应有的宽容吗?我轻轻拍拍他的头说:“好样的,我就知道你行!”他带着一丝羞涩笑了。一次,两次,小刚似乎越来越亲近我。每天都能看到他的进步:一节认认真真听讲的课、一段完整准确的发言、一次得“ A”的作业……每天我都能说出他今天最棒的地方表现在哪里,每天他都收获一点自信与喜悦回家。

由此想起了儿子第一次看到鱼,嘴发出了“ wu!wu!”那时作为母亲的我是多么激动,欣喜地告诉别人:“我儿子会说鱼了!”还得意地为别人翻译“ wu”就是鱼的意思,那时候的我从没担心儿子会一直把“鱼”说成“wu”,更不认为孩子学步时的跌倒就是失败。我欣喜他的每一个变化。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态度和眼光就变了,变得不那么宽容。小刚,老师从你的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谢谢你!

“没关系,让我们一起来努力!”这是孩子们愿意听到的最美的声音。因为他们从中能体会到老师是站在同一水平线上平等地和他们对话,他们能体会到老师是发自内心地对他们欣赏,他们更能体会到老师对他们的宽容与尊重。

别离

给“小七班“的所有孩子们:

结束了五年级的最后一次考试。在准备考试的若干个日子里,我能感觉得到你们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考试成绩不见得能反映出你们的特点,因为出题老师并不了解你们每一个人。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们当中有些人的英语水平已经超过你的数学老师;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们当中有些人已经能熟练演奏各种音乐,能唱歌,会跳舞;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们去过多少美丽的地方,能说出多少美妙的故事和经历;考试不会告诉他们,你是一个善良的、有礼貌的、可信赖的孩子……你的分数只能告诉大家你的这一面,但它不能代表你的每一面。

我算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数学老师吧,上课时还老喜欢顺着上课内容跟你们聊到当下的时事,你们还特别爱听。我们的数学课总是那么好玩,总是时间过得很快,书面点儿说,咱们的数学课不仅有理性的光辉,也有人文的反思与温暖。遇到你们,也让我倍感荣幸,“教学相长“这四个字体会太深。这5年,我又何曾不是在你们的温暖回应中开心地度过。回忆起来,你们生动的面庞一个个清晰地闪现,那个很认真地问我:“付老师,你那么棒,得过诺贝尔奖没有?”的小女孩珂儿;在小卡片上用生涩的笔迹工工整整地写“付妈妈,我爱你”的萌萌;私下跟我有每天“ give me five”约定的壮壮;因为字迹相似而替别人背锅被误打手心而发懵的小卢;经常被留堂,但绘画超棒的雅碟;心里特别爱老师却不轻易表达的腼腆噜噜;还有咱们班上数学界的“吴氏三雄”;爱哭鼻子的芸朵;不爱写作业的大杨;特爱说话的肖肖;安安静静开小差的小叶……此刻,满脑子都是你们的样子。

终于,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你们是我教书生涯第一个从一年级带上来的班级,第一个完整带完一轮的班级,以前的我长期教中高学段,还有可能你们也是我最后一届带班的学生了。这5年,我和你们相互成长、相互成全。你们,终将走向远方。而我,亦会回到原地。

3.png

我要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