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导报微博

教育导报微信

暌违,再见

大邑县董场镇学校 邓茜媛        2020-04-20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

暌违两个多月后,再一次回到董场,感觉还是那个感觉,风景还是那片风景,仿佛并未离开多久,一切仍是照旧。

宿下的第一晚,听了一夜蟋蟀声,睡得格外安心。整个假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熟睡过了,乡下的宁静是城里比不了的,它强大的治愈力量往往能安抚紧张的神经与焦灼的心。

只是我有点儿纳闷:春天里就开始有蟋蟀了么?它不是夏夜里弹唱的么?不是“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么?嘿,虫声唧唧,倒引发了无数联想。

不过,也真是难为这些虫子了,之前,我们教师宿舍的地都是泥土,老师们可以在边边角角上种些茄子、辣椒、黄瓜,经济又实惠。这次回来却变了个样,种菜的地方变成了规矩的花坛、水泥地和停车位。没有了蔬菜庄稼,这些虫子又是在哪里鸣叫的呢?

我一直觉得,作为一只虫子,要生活在广阔的田野里,才叫真自由、真潇洒。我每次走在董场通往安仁的那条乡村公路时,都能听见欢快清晰的鸣叫,鸟儿的、虫子的、风的、葡萄藤的、桃树的、鱼塘的、麦田的、鸭子的、牛的,甚至是农人打草而归的三轮车的声音,非常好听。

前天没有晚自习,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看夕阳还未落尽,天边金光灿灿的,我便又踏上那条路,想去看看四月里的田野。虽说这个时节,各种花儿都谢了,但是一望无垠的麦穗和油菜籽,依然很亲和。麦穗长得很是壮硕,粗糙、戳手;油菜籽长得很是蓬勃,饱满、喜人。盖着大棚的土地上,番茄开始挂果,西瓜藤铺在地面,茄子、辣椒、四季豆正在拼命长高中……再过一个月,市场上就有最新鲜的蔬菜了;再过一个半月,街边上就有新摘下的脆桃子了;再过两个月,榨油坊就会飘出纯正香浓的菜油香了,然后,麦田收割了,开始准备种稻了。

此刻,夕阳西下,微风把池塘吹得波光粼粼,养鱼人驾着橡胶做的筏子,带着个大塑料桶,手一扬,瓢一洒,空中落下一片雨,鱼儿们就有了晚餐,也是好看得很。

好像变了什么,好像什么也没变。其实,变与不变,真的只在于内心。好比看着那一个个比我还高的学生,除了视觉上的变化外,真的跟原来没什么两样。淘气的依然淘气、乖巧的依然乖巧、懒惰的依然懒惰、勤奋的依然勤奋,就连说话的语调和走路的姿势都没怎么变。

这一次的开学很特殊。老师戴着口罩讲课,学生戴着口罩听课,教室里的座位在有限的空间里尽量拉出了距离,打饭、吃饭要相隔一米,上厕所要派专人值守,早晚要量体温……既然情况这么特殊,那么学生在假期里和网课时的作业和表现,老师就不太好求全责备了吧?于是,这一次学生比较高兴,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了关。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贪图一时,吃亏一世。

初三的复习时间很紧张,要分册复习,要专题复习,还要查漏补缺……鉴于学生的水平和自觉性,老师们都很发愁。要是他们能够好好听网课多好啊。这不,第一周的摸底考试已经让各科老师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老教师说:“往好的方面想嘛,这是不是意味着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其实,只要抛开成绩看,你会看到很多学生又长高了,又长壮了,又长青春痘了,而且他们心态也很好,乐呵呵的,打打闹闹,跑跑跳跳,下了晚自习还会高高兴兴地在校门口买东西吃。如果老师不追他们的作业,不问他们的学习,他们看到老师也还会很主动地打招呼呢。

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学习不是很快乐的事吗?是的,但是这种快乐需要长期的艰苦付出,比起游戏、食物等容易获得的短时快乐,吸引力就大打折扣。教室里,有多少人是真正以学习为乐呢?有多少人是以学习为痛苦呢?有多少人是以学习为敲门砖呢?教育的理想与现实,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较劲。

不过,纵然诸般为难,诸般无力,该做的事还得去做。毕竟,还是有人想要走出董场、走向大邑。于是,我制订了详细的复习计划,打印了时间节点任务表,重新整理了专题复习资料,甚至还贡献了唯一一天休息日开通“云背书”,只期望对于那些一心上进的学生能有所助益。

站在命运的路口,能够多一分机会,总比完全被挑拣要好。相信,岁月累积起来的草稿纸,终将是通往优秀的垫脚石。


我要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