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事件震惊世界!老师,你该给孩子讲些什么?

刘月       2018-11-28 1

timg.jpg

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据悉,这次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基因(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使用的基因编辑技术为“CRISPR/Cas9”技术。

此前,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方微博@健康深圳 发布声明称,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启动对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问题的调查。

 

消息引起轩然大波,引无数专家质疑反对

消息引起轩然大波,后续难道要对双胞胎继续实验?伦理问题怎么办?人类的历史就此被改写了吗?

“这事件已经远远超出了技术问题的范畴,后果不可预测,一定是伦理争论的焦点。即使技术是100%可靠,人类是否可以或应该编辑自己的生殖细胞和胚胎,(看到这个消息)绝大多数人肯定大脑一片空白,包括我自己。”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林琦表示。

@知识分子 微博发布百余科学家联合声明,表示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作为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微信图片_20181128143956.jpg

 

到底什么是基因编辑?究竟是如何抵抗艾滋病的?

虽然事件本身在网络上引起热烈讨论,但其实,很多人对基因编辑的原理或许并不熟悉。

基因编辑抵抗艾滋病究竟是如何实现的?为什么伦理问题如此受到关注?在遥远的未来,基因编辑能为人类的生活作出贡献吗?看完下面这张图,你就了解了。

微信图片_20181128143853.jpg 

 

基因编辑婴儿到底会带来什么后果?

1、人类胚胎编辑存在脱靶概率

CRISPR作为基因编辑工具虽然强力,但是有可能会有“脱靶"——错误地编辑了不该编辑的地方。它的脱靶率依然是一个争议中的话题。

在有些领域,脱靶不是大问题,比如如果我要编辑一个农作物,那很简单,编辑完了之后养养看,不断检测各种指标,如果出了问题,扔掉重来就是了。

但是在人类胚胎编辑里,脱靶就是大问题了,因为你只有一个检测窗口——那就是胚胎早期。等到胚胎发育起来再发现问题那就晚了,你总不能把一整个活人给扔掉。

2、被编辑的基因会被携带,进入人类基因库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表示:“科学家们在受精卵中修改基因之后,这些修改将可能进入婴儿的所有细胞——包括生殖细胞。也就是说,这一次基因编辑的结果不光会影响这几个孩子,还会传递给他们所有的子孙后代!”

王教授还表示,这些接受了基因编辑的孩子,他们身体内被修改过的基因,将会逐渐融入人类群体,成为人类基因库的一部分。这里面也包括可能被基因编辑操作脱靶无伤了的基因。

因此,这项基因编辑操作的最坏风险是不可控的。人类可能需要很多年、很多代才能发现其后果。

3、基因编辑技术的应用存在边界问题

把基因编辑技术从“治疗”推动到“预防”,就延伸了这项技术的适用范围。那么,应用边界到底应该在哪儿呢?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说,一旦“治疗”和“预防”的边界被打开,“预防”到“改善”的窗户纸就成了一捅就破的事。如果一部分人的孩子早早接受了基因编辑技术的“改善”,他们可能从外貌到智力各方面都占据竞争优势。且这些优势还是写进基因组里、可以遗传的。

到那时候,基因编辑会不会塑造永恒的不平等?基因编辑会不会破坏人类基因库的多样性?基因编辑会不会让人类变得千篇一律?都是值得警惕的问题。

 

截至目前,各关联方这样回应

原稿《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文章已检索不到;

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没做过此项目;

深圳医学伦理委:试验未经医学伦理报备,已启动事件调查;

伦理审查文件“签字”者:不知情、未参会、没签字;

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已停薪留职,该研究未向学校报告。据中青报调查,贺建奎企业有南科大股份,临床试验获注册;

超百位科学家联合声明:危害不可估量,强烈谴责;

国家卫健委: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

贺建奎在一段团队视频中曾回应争议:我知道会有争议,但我愿意为有需要的家庭接受指责。

两家专业学会(中国遗传学会基因编辑研究分会和中国细胞生物学会干细胞生物学分会)联合发声:对这一严重违反中国现行的法律法规,违背医学伦理和有效知情同意的违规临床应用表示强烈反对并予以严厉谴责。

 

基因编辑不能如此“任性”!

对此,新华社做出评论称:

科学探索永无止境,鼓励大胆创新、勇闯科学无人区,并不意味着纵容违反科学道德、无视伦理法规。

法律和伦理的底线不容突破,研究人员应敬畏生命、遵守规则,守护好前沿科技领域的一方净土,让创新成果更好地造福人类。

来源: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