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悠悠四十载,灼灼桃花香

张学敏       2018-09-03 430

昨日满头黑发,全蒙父母恩赐;

今朝两鬓霜丝,皆由岁月催成。

 


从教之初的唐登富(右一)

 


临近退休的唐登富

 

四川泸县东北角的毗卢镇,街头静谧而闷热。

 

夜幕降临,一丝凉风夹带稻花的香甜吹到街上。伴着声声舞曲,人们跳着与时俱进的鬼步舞。

 

在小镇的中心,坐落着一所历史悠久的学校:毗卢镇学校。

 

唐登富是泸县毗卢镇学校的一名小学数学高级教师。

 

1978年,他被分配到毗卢乡骡马桥村小学任教。

 

悠悠四十载,灼灼桃花香。

 

“自非栋梁擎天柱,乐为园丁哺芬芳;不说桃李满天下,也见百花满园香。”这是唐登富四十年教育生涯的真实写照。

 

白手起家 从修教室开始


 

1978年9月,唐登富到骡马桥村小报到。

 

村小条件艰苦,四五十个孩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教室里没有桌凳,孩子们上课自带板凳……

 

没有课桌,孩子们就把课本垫在膝盖上做笔记;教室的地坑坑洼洼,遇到下雨,就满地稀泥。

 

那个年代,家里一般都有几个小孩。父母做农活,家里以大带小,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带一个比自己更小的兄弟姐妹。

 

上课的时候,就用背篓背着。小孩子哭了,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上课,通常就要被请出教室。

 

为了改善条件,几个村小老师用周末的时间,一起去山沟里挑大石头回来做课桌。

 

一趟走下来,即使是寒冬腊月,也是汗流浃背。

 

新学期开学,孩子们看到新课桌,学习的激情更高了。


 

1986年9月,唐登富调到了街村村小。街村村小由几间茅草房组成,一到下雨天就漏雨。

 

第二年刚放暑假,洪灾泛滥,把本来就很脆弱的几间教室冲垮了。

 

领导们迟迟没有修缮教室的行动,一想到开学孩子们没地方上学,唐登富就辗转难眠。

 

在他的动员下,几个老师凑钱请村支书吃了个饭,让支书尽快向上面汇报情况,争取在开学前把校舍修起来。

 

在支书的努力下,筹齐了修教室的钱。为了赶在开学前能够完工,唐登富和几位男老师也一起帮着泥匠们干。

 

最后,几间崭新的教室终于在开学前建好了。

 

唐登富总结到:“前十年,条件真的很艰苦,没有像样的教室。我的教师生涯是白手起家,从修教室开始的。”

 

方法得当 后进生变优秀


 

1987年秋季学期马上开始了,街村村小的教室大体上完工了,操场坝却是坑坑洼洼一片狼藉。

 

开学前几天,唐登富让高年级的学生带锄头来平地。

 

大部分学生都带了工具,在老师的带领下,学生们干得非常卖力。唯有小辉非但自己不带锄头,背地里还约着其他几个男孩子不要听唐老师的安排。

 

到平整操场那天,这几个小家伙都没有出现。

 

开学了,街村村小终于有了崭新的教室和平整的操场。小辉和几个男生吊儿郎当地出现在了教室。

 

唐登富没有多言,忙完了学生们的报名工作,单独约谈了小辉。

 

没有任何寒暄和铺垫, “放在你眼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合作,我不介意你过去有多混,以后好好学习还来得及;二是和我对着干,我不怕你,老师也年少过,你那些招数我清楚得很。” 唐登富这样开门见山地和小辉展开了“谈判”。

 

结果,小辉选择了合作。

 

到了班干部换届,唐登富让小辉当班长。当时引起了学校老师们的质疑,大家觉得这样的做法简直是毁了一个班的学生——因为小辉不但成绩不好,还喜欢在课堂上搞各种恶作剧,在这样的班长的带领下,一个班都得完蛋。

 

唐登富却胸有成竹,对小辉充满了信心。

 

他说,在做这个决定之前,其实多方了解过小辉的情况。“那个孩子虽然每次考试只能靠三四十分,但脑子却很灵活。父母年龄太大,疏于管教,造成了现在的散漫。我相信,他只要想学,是肯定能学好的。”

 

最后,小辉没有让人失望。他之前爱结交朋友,所以管理起班级来驾轻就熟。学习上,也力争做好表率,数学从三四十分慢慢进步到了七八十分,其他各科的成绩也有所进步。

 

在部分老师看来,小辉是典型的“坏学生”。但唐登富坚信:只要方法得当,就没有永远的“坏学生”。

 

任何学生作为教育对象,首先要承认他是可以教育的,是可以通过教育使他成长进步的。

 

学生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别,只要方法得当,所谓的坏学生、问题少年也会变成最优秀的学生。

 

心有大爱 让优生更优


 

唐登富的手机里有几百条短信,经常拿出来看,舍不得删。

 

这些短信承载着学生们对他的思念和敬重,记录着一批又一批孩子的成长。

 

“亲爱的唐老师,教师节快乐,下个月我想回母校实习一段时间,老师可否帮我问下需要办理什么程序?”

 

发信人是唐登富教过的一个学生,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四川大学,立志毕业后要当一名教师,想回母校实习一段时间。

 

这个学生叫杨璐,是唐登富05级的学生。杨璐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成绩优异,还是班长。

 

六年级下学期,杨璐上课开始走神,担任班长也不如从前那样认真负责,更是在半期考试落在了十多名。

 

唐登富注意到了她的变化,便把她叫到办公室谈心。得知是她家庭条件不好,这学期父母双双生病,萌发了退学的念头。

 

“再艰苦的条件也不是退缩的理由。人生还会遇到很多挫折。如果每个人遇到困难就放弃,那成功不会自己找上门。如果你挺过去了,人生还有更好的路等着你走。努力学习,以后找个好工作才是对父母最好的回报。困难只是一时的,老师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唐登富一番开导,杨璐默默点头。

 

小学毕业,杨璐考上了当地最好的初中。一直到高中,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每学期拿奖学金。

 

如今,杨璐也成了一名优秀的数学老师。遇到一些教学难题,还会打电话回来找她的“唐老师”。

 

谈起这些优秀的学生,唐登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唐登富说:“教育方式方法变化多样。针对不同的学生,采用不同的方法。但不变的,是对学生的爱,爱他们的现状,也爱他们的未来!”

 

薪火相传 希望留得住优师优生


 

今年,刚好是唐登富参加工作的第四十个年头。

 

刚好六十岁的他,还有硬朗的身体,不错的精神状态。假期闲暇之时,也去茶馆喝个茶,或者在家逗外孙。

 

下学期,学校希望他再带一届一年级,希望他能够为刚入小学的孩子打下一个好基础。

 

现在,很多家长更愿意把孩子送到县城,接受更好的教育。小镇的学校成了鸡肋。

 

很多年轻老师对此感到迷茫。优质生源的流失,让老师们丧失了教学的动力。

 

小镇偏远,很多年轻老师也不愿意留下来。

 

作为年级组长的唐登富,经常对年轻老师们讲:“我们面对的学生无论优秀与否,我们要善于用不同的方法和眼光来看待。对于优秀学生,人家本来就很优秀,不一定是老师教导有方。面对调皮捣蛋不爱学习的孩子,老师如果有办法让他们有所进步,才最能体现教育的价值。”

 

每周一次的教研活动,唐登富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每个数学老师都要总结所教年级每个单元的重难点以及考点易错点。

 

很多年轻老师在这样的节奏下,能够快速地进入角色并且成长起来,这让唐登富很欣慰。

 

但成熟的优秀老师,留不下来,很快就被调走了,到更好的学校去发展了。

 

这是唐登富最担忧的——好老师留不住,好学生就更留不住。

 

不断恶性循环,乡镇学校该何去何从?

 

再过一年,唐登富就要退休了。

 

回首四十年的教学生涯,唐登富感叹道:“教师的业绩,不仅是要教出多少大学生,更重要的是让学生健康成长。”

 

“善待每个学生,让他们成为最好的自己,便是我最大的成功。”唐登富说。



 

编辑:张学敏

来源:《四川教育》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