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异教学:如何变“负担”为资源?

苏西       2017-12-27 346

面对千差万别的学生,如何在共同体中满足他们的不同需要,促进每个学生最大限度的发展?

日前,全国差异教学实验学校联盟第六届研讨会在成都市青羊区举行。来自全国的差异教学试验区(校),中国教科院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特殊教育、融合教育学校的代表共同分享差异教育之道。

为何要实行差异教学

“一刀切”不利于学生个体发展

“每个学生是不同的,每个阶段的学生也是千差万别,老师在教学中不能‘以不变应万变’。”成都市成飞中学教导处主任王东分享了学校一位教龄十余年老师的亲身经历。

这位老师毕业后刚接初一不久,发现学生厌学,于是在班会课上接连提问:一个人在饭店点了一桌菜却光看不吃,怎么劝都没用,大家怎么看?还是这个人,买了车票却不上车,跟在车子后面跑,又怎么看?“傻瓜,无可救药!”学生们笑着说。

此时,老师话锋一转:现在有群人,拿着父母血汗钱到学校却不想学习,这是什么行为?下面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儿有几个学生小声说,傻瓜中的傻瓜。老师很高兴,在她精心引导下达到了教育目的。

3年后,这位老师又接了一批初一学生,面对厌学现象,她搬出同样的提问。然而学生回答,笨、减肥、心情不好……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再把话题转回预设。

又是3年,她再试了一次。答案更加五花八门。

为什么同样的教育方法越来越不好用?王东说,学生的社会环境、教育环境、思想状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老师没有研究学生差异、有哪些需求,还在把过去经验当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我们强调差异教学,就是针对教育存在‘一刀切’的弊端,不利于促进每个学生发展而提出来的。”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全国差异教学创始人华国栋说,有些老师把差异看成负担,认为给教学增加了很多烦恼,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学生的差异是一种资源。”华国栋认为,从教学生态系统来看,学生是千差万别的,而这正好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教学资源,展现多样性、丰富性、灵动性的特征。所谓多样性,是每一个学生背景、基础完全不一样,因此,生成的思维角度、范围和深度也各不相同;丰富性,是学生带给老师的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灵动性则体现在资源并非一成不变,在课堂上,通过老师提点、思维碰撞,能够生成新的资源。

在浙江师范大学附属杭州笕桥实验中学校长高琼看来,差异资源利用好了,每个孩子都有特长、都有不同愿景,这样才能让每个孩子在共同体中相互感染,更能保持其个性。

如何利用这一资源?差异教学应运而生。华国栋提出,差异教学就是指在班集体教学中立足学生差异,满足学生个别的需要,以促进学生在原有基础上得到充分发展的教学。他认为,教学中不仅要关注学生的共性,而且要关注个性差异,还要了解学生个体内的差异,从而促进学生优势潜能的开发。

差异教学与个性化教学是否类似?扬州育才实验学校副校长杨宏权认为,两者不能画等号,最为明显的区别在于差异教学强调整体性,必须将个体置于班级这个整体中,通过学生个体间的相互作用,促使每个学生更好发展。

发现差异

三个阶段入手对学生开展测查

差异教学从何入手?

“老师在进行差异教学之前,必须要清楚学生的差异在哪里?这是差异教学的基础和出发点。”华国栋谈到,开展差异教学前,老师首先要做的是对学生差异的测查。

华国栋认为,测查通常来说包含三个阶段:接触学生时的全面测查,重在了解每个学生的智能特点、强项、弱项,更要重点分析学生在学习发展中的主要问题;展开一个单元或一节课前的测查,了解学生对知识点的认知准备、需求动机、学习方式差异在哪儿;学生在课堂上展现出的动态差异。

对学生的全面测查除了依托老师外,成都市树德实验中学(西区)引入大数据,用于学情追踪反馈。大数据通过详细记录学生作业、测试情况,揭示学生知识点掌握程度,“答题统计”可以查看每道题甚至每个选项有哪些学生选择,错误的学生有哪些。老师可以直接调出做错学生名单,及时提问,帮其分析错误原因,加深理解。同时,在系统中,每位老师都能对自己的学生进行关注,学生每次反馈都一目了然,有利于对学生差异的了解。

在展开课堂前,老师可以通过哪些途径发现学生的个体差异,以更好帮助他们掌握知识点呢?

课堂前测被不少教师运用在差异教学中。在论坛系列展示课中,成都市泡桐树中学教师詹李梅带来的地理课《等高线地形图的判读》,课前给学生推送了自主学习内容,并通过题目进行自主学习反馈,了解学生的知识储备。詹老师设计了与相对高度有关的题目,了解学生对概念的理解情况,以及是否有过爬山经历的调查,在测查学生学情的基础上,进行教学设计。

成飞中学教师曾波在物理课上设置了“课前三分钟”。以小组为单位,每个小组准备一个三分钟的发言,可以是对作业或习题中的某一个问题进行反思,也可以是对他们感兴趣的某一物理现象进行演示。这个举措成为了曾波课堂的必选项,既让不同层次的学生从不同角度探讨物理问题,提升参与度,也可以发现不同学生的特质,为后期学生参与课堂小组分工提供依据。

成都市青羊区教科院教研员庄永红认为,差异教学的核心是有效教学,大部分情况下通过前测,老师可以发现孩子的差异。但不能忽视,学生个体内可能隐藏了前测无法测出的差异,这些动态、深层的差异,在课堂教学中如果突然出现,对老师来说是个挑战。例如,詹李梅老师的地理课,引入了 AR技术,原意是让学生更好地理解等高线,但对于有的孩子来说, AR技术的使用,反而会影响他们的理解能力,不如传统讲解的有效性高。会否出现这样的差异,需要老师在课堂上积极捕捉。

开发差异资源

异质同质合作相兼顾

在清楚了解学生差异后,教学中,我们应该怎样适应学生的差异,又如何利用和开发差异资源?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燕学敏博士在论坛中抛出问题。

“对于差异,我们需要适应、照顾,但一定不能消极地适应。”辽宁省鞍山宁远镇中心小学校长吴娟认为,应当为每个孩子设置一个在其最近发展区内具有挑战性的目标,才能保证每个孩子在自己原有基础上得到最好发展。

要在差异中让学生得到发展,在扬州育才实验学校副校长杨宏权看来,教师、课堂应该给学生自由选择的机会,而不是大一统的课程目标、课堂内容。但这不意味着要脱离班级整体展开课堂,相反,合作学习更有利于差异资源的开发。

差异教学理念下的合作学习分为两种:异质合作与同质合作。杨宏权解释道,异质合作是将不同层次的学生分为一组共同学习。这里层次主要指学习基础、能力、方式。在组建异质小组时,教师必须在差异基础上进行科学合理的分组,使小组成员分布尽量均衡,明确每个人的角色、分工。合作步骤为小组内个人先独立学习,然后组内交流、批改、检查,学优生为学困生解惑。异质合作一般用在必做题中,每个人发挥所长共同完成练习。

不过,在杨宏权看来,异质合作只是一种保底的操作方式,需要兼顾另一种方式——同质合作,即面对不同的学习内容,学生根据自身能力,自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任务,完成相同任务的学生组成小组交流碰撞。同质合作一般用在选做题中,教师设计几个难度梯度的任务让不同层次的学生完成,更好地拓展学生思维、提升能力。

课堂对学生差异资源的开发只是一个层面,成都市泡桐树中学校长高仁辉在教学实践中发现,从学校层面来说,利用差异资源可以做很多文章。泡桐树中学探索了分层走班教学模式,建课程超市、定制私人课表,为每个学生提供可自主选择的、不同难度的学习内容,实施学分管理和导师管理,对每个学生进行全程、多维度的评价。在艺术、戏剧、体育等课程中实施跨年级选课,不同年级拥有共同爱好的学生互相影响,呈现不同精彩。

青羊区从2015年起以区域整体为单位,整合区内资源,把差异教学实践研究从学校、课堂扩展到区域。该区从学生学习能力差异出发,分析出超常儿童、普通儿童和特殊儿童三类学生;从学生的知识储备差异出发,分析出幼小衔接阶段、小初衔接阶段、初高衔接阶段3个学生需要适应的阶段;从学生的多元智能差异出发,分析出了课程设置、教学实施、环境支持3种为孩子服务的内容。基于如上分析,青羊区设置了推进差异教学的5个专项,即“创新人才早期培养”“特殊教育”“跨学段衔接教育”“多元课程”“学科差异教学”。在此基础上,学校根据自身实际和特点加入不同项目,形成区域推动“差异化教学实践研究”实施的创新策略或模式。“区域一条线,学校一条线,最终达向学校和学生的差异发展。”青羊区教育局局长杜忠云介绍。(杜蕾)

 


  • 合作媒体
  • 技术支持
关于我们 与我们共事 网站声明 广告案例

蜀ICP备15025888号-1 Copyright © 2015-2018 四川教育报刊社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8-86122591 办公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陕西街国栋大厦13楼B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