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父子俩33天骑行川藏线

家教周刊       2017-09-15 2878


记者 吴宇婷

骑行“318国道”是王超期盼已久的挑战,经过大半年的准备,王超决定在小升初的暑假带着儿子王润曦一起骑行。715日早上,天下着蒙蒙细雨。一大早,王超与王润曦就换上了一身专业装备,来到天府广场。“骑完川藏线,不留下途中坐车的遗憾”,这对父子俩能完成吗?抱着忐忑的心态,父子俩一前一后地出发了……

“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

旅程才开始,儿子的屁股就“受伤了”

出发前几天一路顺利,到泸定县后一出发就遇上26公里的上坡,王润曦按照平时锻炼的方法,匀速呼吸,匀速骑行。

中午到达康定市时,王润曦感觉屁股火辣辣地疼。王超一检查,发现儿子的屁股与座椅长时间摩擦,破了皮。趁着还没出城,他立即给儿子涂了药,又垫上尿不湿,继续上路。没想到不一会儿钻心的疼痛又席卷而来,王润曦的眉头瞬间皱在了一起,表情痛苦又沮丧。王超安慰他,“今天下午就骑10多公里,到了目的地就可以泡温泉。好吗?”王润曦坚定地点点头。

没想到天不遂人愿,这10多公里全部是很陡的上坡。王润曦的屁股痛得几乎不能挨座椅。看着路上不少人因为骑不动开始推车前行,王超再次询问儿子,“现在状态如何?还能坚持吗?”王润曦点点头,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王超不禁有些佩服这小小身体里储藏的巨大能量。终于,两人在天色渐晚时到达目的地,王润曦与爸爸都松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虽然泡了温泉,但疼痛并未结束。第二天,王润曦和爸爸又继续翻越折多山,还好40多公里的路几乎都是下坡,他控制着不超过30码的车速,一边感受着屁股的灼热,一边感受着吹过两侧的凉风,欣赏着盛开的蒲公英花与高山草甸、河流。王超在朋友圈形象地记录着,“真是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

 

“爸爸,说好的下坡呢?”
不崩溃一两次的骑行,不是完整的骑行

骑行过川藏线的人都会“吐槽”,“不崩溃一两次的骑行,不是完整的骑行。”王超和王润曦这对父子俩也不例外。

从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出发的这一天,父子俩一路沿河谷前进,前30公里有上有下,还算顺利,只是天气多变,一会儿下雨一会儿晴。两人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没想到紧接着就迎来了65公里缓上坡,天气也令人绝望,天晴尘土飞扬,下雨泥沙四溅,外加看不到尽头的上坡路,父子俩几近崩溃。

到达某一山脚后,王超询问路人得知还有4公里到宗拉山垭口,想到宗拉山垭口后全是下坡,王超和儿子信心百倍。不知是路人记错信息,还是王超听错数字,这段所谓只有4公里的路途却仿佛十几公里一样漫长。王超跟在儿子身后爬过一个山口又一个山口,却始终没到达宗拉山垭口,期盼的“长下坡”也毫无踪影。绝望在心中屡次重复,他感叹自己的心路历程比山路都丰富。

随着天色渐暗,王润曦也开始耐不住性子,一直发问,“爸爸,说好的下坡呢?”到了最后,王超连回答儿子的力气都没有了,父子俩的身心都已经频临了极限。终于,两人爬上宗拉山。王超停好自行车,用仅有的力量将儿子抗上肩头,合了张影。他记得2015年,他陪着儿子跑完人生第一个全程马拉松时也照了张同样的相片,写着“世界最高峰是爸爸的肩膀”,而这天,他只想送给儿子一句话,“儿子在慢慢长大,你是我的骄傲。”

 

“车子不够?跑步来凑!”

状况频发,父子俩感叹“劫后余生”

骑行第15天是状况频发的一天。父子两人从西藏八宿县出发,一路欢歌笑语,道路起起伏伏。40公里后,王超的车链突然断了,在骑友的帮助下,手忙脚乱地修了一番,勉强能骑,没想到过了3公里,又断了。“这下彻底没法骑了。”王超心里沮丧地想。

烈日当空,只有一辆车怎么办?这时,身为“跑步公园”负责人的王超开始发挥“职业天赋”,他在心中计算,距离当天目的地西藏然乌镇还有一个“全马”(42.195公里)的距离。好在父子俩人都有参加马拉松的经历,皆为“跑步达人”,那不如“车子不够,跑步来凑”!父子俩约定一人骑车时,另一人跑步。

4000多米的海拔上跑步可不容易,跑了大约20公里,一群广州的骑友路过,碰巧其中一名骑友下山时摔伤了,腾出一个空车子,愿意借给父子俩。“真是天下骑友一家人!”王超在心里感叹。

重新拥有车子的喜悦冲淡了旅途的疲惫,这时天色渐暗,气温下降得非常厉害,父子两人来不及多愁善感,迅速往山下赶。此刻,身旁悬崖下是湍急的河流,山高谷深非常惊险,谁都不敢往下看,眼里只剩下前方坑坑洼洼的道路。

到达目的地后,两人找了一家宾馆,冲澡后钻进被窝里还是瑟瑟发抖。回想起这一天的经历,父子二人有太多复杂的情绪凝在胸口,对大自然也更加敬畏。

 

后记

87日,王超与王润曦登上了“318线”骑行的最后一个山峰——海拔5013的米拉山口,也迎来了骑行的最后一天,父子俩都有些兴奋,尤其在最后15公里的时候,两人一边骑车一边回忆从天府广场出发到现在的所有经历。

一路上他们偶遇了为高原艰苦的医疗环境尽一份力的骑友,遇见了去往冈仁波齐的朝拜者,以及许多对他们施以援手的人们。这是王超送给儿子王润曦的“小学毕业礼”,他相信,在这次旅程中,儿子不仅收获了美景,还收获了更多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人性之间的温暖。

  • 合作媒体
  • 技术支持
关于我们 与我们共事 网站声明 广告案例

蜀ICP备15025888号-1 Copyright © 2015-2018 四川教育报刊社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8-86122591 办公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陕西街国栋大厦13楼B座